曾道人救世网
您所在的位置:曾道人救世网 > 曾道人救世网 >

《物种起源》被误读150年

发布时间:2019-03-05

并不是只有段苒有这种想法。在巡展的纪录片放映厅外,记者随机询问了5名前来观看达尔文生平纪录片的学生,除了一名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的大三学生外,其余都略带犹豫地同意“物竞天择说白了就是弱肉强食”的观点。

从1846年开端,他花了整整8年的时间专一于对藤壶的研究。这种甲壳纲动物的捕食动作如张开羽翼般轻盈优美,由于每年只制造一次卵子,藤壶的雄性生殖器是身体的数倍长,能精准地超越4~5个藤壶的距离进行交配。

这正是引发周忠和感慨的重要起因。经常在野外和化石打交道的周忠和,从自己的专业角度阐释了他眼中的“物竞天择”:“达尔文的原文是造作筛选,不能简单将其理解为竞争。”

《物种起源》中译本封面

只管达尔文乘坐的小猎犬号在历时5年的航海中从未到过中国,但这个遥远的国度对他始终“礼遇有加”。

事实上,最初达尔文也是对物种持等级观点。直到对一种极为常见的生物进行深入观察后,他摒弃了这一主张。

中国迷信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讨所副所长周忠和对这些数据并不乐观。11月24日,是达尔文首次提出“演化论”的著述《物种来源》发表150周年纪念日。前一天,中国古动物馆举办特别运动庆祝。在庆贺活动上,周忠和说达尔文对中国的影响实际上来自“社会达尔文主义”,而“达尔文的本意并非如此”。

但更吃力的在于,段苒本是文科生,对达尔文只是久仰大名,刻板印象还停留在中学课本上的“物竞天择”。她否定,本人曾经以为“物竞天择”的内涵就是“弱肉强食”。

除此之外,弱肉强食也无奈阐明生物多样性。在对大巴克兰德草甸的考察中,达尔文发现了142个物种,在达尔文居住的达温庄园附近,白垩油田跟堤岸缭绕,在那儿,每平方米都生存着超过40个物种。

“自然抉择有时候就是碰福分。”在周忠和看来,足够富强的恐龙因环境的剧烈变革而灭绝,相对弱小的哺乳动物才有机会得以逐渐繁盛。

达尔文认为,如果每个物种都能发挥其自身特点,那么每平方米就能存活更多性命。一个用于佐证的简略例子是,动物根部的长度不同,它们就能接受同一块土地下不同深度的营养。

物竞天择就是弱肉强食?

从7月开始,段苒始终忙于“永远的达尔文”巡回展映。这位英国使馆文明教诲处的工作人员,负责这个寰球名目中国区的活动。她联系专家,组织活动,奔忙于重庆、上海、东莞、北京等地,小姑娘觉得挺累。

人们乐于找出达尔文学说中的中国元素。在一篇题为《达尔文的中国缘》的文章中,作者为《物种起源》中提到的竹子、牡丹跟《人类的由来及性决定》中引用的康熙手记而雀跃:“看,达尔文思维的诞生,曾经受到中国的启发。”

更为丰盛的馈赠来自民众对进化论居高不下的支持率。英国文化协会的最新考核显示,在来自10个国家的超过一万个受访对象中,坚信“物种由天然取舍而非神定”的人只有在中国超过半数,达67%,在美国这一比例仅为13%,即便在达尔文的故乡英国,持这一观点的受访者也不到4成。